国新办就中美贸易有关情况举行吹风会-西部网 陕西新闻

2018-05-31 18:48

  4月4日,国务院新闻办就中美贸易有关情况举行吹风会,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在回答有关问题时表示,中方不愿意打“贸易战”,但是也不怕打“贸易战”,如果有人坚持要打“贸易战”,我们奉陪到底。如果美方愿意谈,我们愿意在平等磋商、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磋商,解决分歧。

  谈立场:中方不希望打贸易战,但不对外部压力屈服

  朱光耀在发布会上说,中方的立场非常明确,我们不希望打贸易战,因为结果只能是双输,损害中国的利益,损害美国的利益,也损害世界经济发展的前景。朱光耀同时强调,回顾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中国从来没有对外部压力屈服,外部的压力只能使中国人民更加奋发图强,外部的压力只能使得我们更加聚精会神促进经济的发展。外部的压力在另一个方面看是动力,来促进我们的创新,促进我们的发展。

  朱光耀表示,希望中美两国都要以建设性的方式,以智慧和相互尊重的态度,来解决好问题,处理好挑战,使中美经济关系回到健康稳定发展的轨道上来。“不要用一种任性、冲动的行为举止来对待对中美两国人民福祉如此至关重要的中美经济关系。”

  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表示,美方的做法危害了中国的利益,威胁了中国的经济安全,也危及了全球经济的复苏和稳定。所以本着国际法的精神,按照中国的对外贸易法第7条要求,中方也公布了将近500亿美元的清单。中方的做法是被迫采取的,中方的做法是克制的。谈到中方一贯的立场,王受文强调,谈判、磋商解决问题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如果美方愿意谈,我们愿意在平等磋商、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磋商,解决分歧。“如果有人坚持要打,我们奉陪到底,如果有人愿意谈,大门是敞开的。”

  谈清单:中方的应对是在商言商

  朱光耀表示,应当在商言商,从经济本身来分析当前面临的挑战。美方用所谓“301条款”“国家安全”为理由来处理经济问题,最后会损害美国自身,损害中国,也损害全世界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被迫为反制行动提出了相关的产品目录,提出的这种目录和相关顺序是有依据的。

  在提到把大豆列入反制清单时,朱光耀表示,坦率而言,美国政府方面对大豆的补贴已经影响到了中国种植大豆农民的利益,中国政府要尊重中国农民的要求,尊重中国大豆协会的政策诉求。所以在这方面,大豆就作为这次我们反制的一个选项。但是目前这些产品目录都还没有生效,双方已经把问题摆到桌上,现在是谈判合作的时间了,谈判合作的前提,就是相互尊重,而不是一方向另一方妄加、强加条件。

  在谈到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时,王受文表示,中美贸易出现不平衡,首先是美国经济结构问题,美国储蓄不足、储蓄小于投资,消费比较多,这决定了美国一定在全球贸易上有逆差,所以美国不只是和中国有贸易逆差,和其他许多国家都有贸易逆差。第二,美元作为国际支付货币,也决定了美国必须要保持比较大的贸易逆差,才能维持美元国际支付货币的地位。第三,中美贸易出现不平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有很多优势的行业,但是美国自我限制,不向中国出口,出口少了,因此就产生逆差了。

  王受文说,让中国单方面削减1000亿美元的顺差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首先是因为办不到。贸易顺差是市场力量决定的,是由美国整体经济政策、经济结构来决定的,中方一家是减不了顺差的。其次,中方认为减顺差是需要中美双方共同努力,不是一家就能够减顺差的。贸易顺差或者逆差只有经过双方共同努力,才有可能逐步缓解。

  在回应是否抛售美国政府债券问题时,朱光耀表示,中国是按照市场的规律、具体的市场原则和多元化的原则,通过市场操作,来进行外汇储备的运作。中国是国际资本市场负责任的投资者。

  朱光耀表示,中国确实拥有超过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是人民的财产。中国外汇储备运作的原则首先是安全性,要确保我们投资的安全性、流动性和适度的盈利性。多年来,中国正是根据这些指导原则来进行外汇储备的运作,保护人民财产的安全,这是从国内角度来看。从国际角度看,中国是国际资本市场负责任的投资者,表现在我们对国际资本市场运作规律的尊重,我们是在这个原则下进行具体操作的。

  谈知识产权:中方强制技术转让是“假新闻”

  在回应有关“中方强制技术转让”的指责时,王受文表示,这是毫无事实根据的,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外国企业必须转让其技术给中国合作伙伴,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做出这样的要求。

  中国确实存在一些行业外资进入时需要进行合资。王受文表示,这个要求符合WTO的规定。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希望外资和中国企业进行合资,这也是完全符合WTO规定的。企业与企业之间进行技术转让,完全依据契约,一个愿意转让,另外一个愿意接受转让,支付适当的经济对价,这是自愿行为,政府不应该进行干预。“实际上,有一些美国企业通过合资企业的方式,在中国实现了巨大收益,给中美双方都带来好处,怎么能把这样的事说成是强制技术转让呢?”

  此外,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是非常坚定的。王受文强调,中国在法律上进一步健全了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在行政执法和司法方面也建立了一系列的制度。一家在中国投资设企的美国跨国公司,就知识产权问题打了31场官司,赢了28场。“关于知识产权的判决,美国权利人的起诉案件中,80%以上都赢了,这就说明中国的法院系统、中国的行政执法系统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是强的。”王受文说。

  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还没有做到十全十美,但是要看到这方面的进步。王受文表示,如果仅仅因为一些莫须有的报道、指责、个别企业的抱怨,就对中国采取违背WTO承诺、违背自己国内法承诺的歧视性措施,这是中方完全不能接受的。

  谈“中国制造2025”:符合在世贸框架下的义务

  在回应有关“中国制造2025”的话题时,王受文表示,“中国制造2025”的倡议是公开透明的,目的是为中国制造业的升级提供一些战略指引,提供一些信息指导。“中国制造2025”是透明的,是开放的,也是非歧视的,不仅仅中国的企业可以参加,外国的企业也可以参加;不只是国有企业可以参加,民营企业也可以参加,所以也欢迎美资企业参加“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

  王受文强调,“中国制造2025”在出台过程中,中国做了严格的合规审查。商务部根据中国入世的承诺,履行合规的职责,就是查查是否符合我们加入世贸组织的义务。我们认为,“中国制造2025”符合在世贸框架下的义务。

  谈解决争端途径:加强中美对话沟通,在WTO框架下解决

  “中美双方始终保持着密切的政策沟通,而且在一些重要信息方面要随时进行交流。”朱光耀表示,现在中美两个大国存在这种经济方面的分歧,一方面反映的是对对方更加开放的市场的需求,包括对对方更好的营商环境的要求,这反映了一种合作的愿望。

  然而,中美面临的挑战是确实的。朱光耀认为双方都有智慧也有能力来解决这些问题。中美之间共同利益远远超过分歧,中美两国是世界上伟大的两个国家,合作共赢是两国的共同目标。

  王受文指出,作为负责任的国家、作为负责任的WTO成员,中方不愿意打“贸易战”,中方愿意在平等协商、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在大家都同意的WTO规则之下,来讨论处理相互之间的所有分歧。但是如果中国的利益受到了损害,如果中国的经济安全受到了威胁,那么中方将按照国际法的精神,遵循中国《对外贸易法》的要求,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捍卫我们的利益。中国当然希望所谓的分歧都能够通过WTO的渠道解决,这对WTO的体制,对各当事方的影响都会是最小的。中方愿意在WTO或者双边的框架下,就双方的分歧坦诚地交换意见,实现互利共赢的结果。

  全球的多边体制要靠所有WTO成员来共同维护。在这个过程中,中美两国都有着重要的责任。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国家都要认识到,霸权主义不得人心,单边主义不得人心。朱光耀表示,“在维护多边体制方面,我们要共同努力。实际上,美国始终在二战以后建立起来的全球经济体制发挥着领导作用,中国是这个体制的重要参与者、建设者、贡献者,当然也是受益者。我们愿意和大家一起,通过合作的方式,以建设性的合作方式,来维护这个多边的体制,来使得全球经济能够向前健康稳定地发展”。(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冯其予)

编辑: